logo
 
?

игровой автомат crazy monkey скачать

心靈取決於身體 在1983年, Benjamin Libet和他的同事做了一個在科學界內廣為人知的實驗,然而,或許是因為研究成果較為敏感,這個實驗並不被廣大公眾所周知。實驗參與者應邀平靜而坐,眼望一個單臂時鐘。電線連接著他們的頭皮以接收他們大腦皮質區域負責運動神經指令的生物電子信號。實驗參與者所要做的,便是在他們感到自己有意慾移動自己的食指時,報告時鐘指針轉動的位置(例如正指向120°)。 一般常識告訴我們,事件的時間序列會是這樣子的︰ 自覺的意圖是在神經元在運動皮層放電之後才被錄得。人們首先展示了神經元放電,然後才表示其想移動手指的意圖。 也許,這暗示了為甚麼酗酒和藥物濫用的復發是如此普遍,為甚麼我們被激起情慾時更容易墜入愛河,以及為甚麼我們在飽餐一頓之後總是想開始節食。這個實驗說明,只有當我們的大腦促成一個行動以後,我們才會作出那個行動。 這個實驗轟動了哲學、宗教、政治、法律以及與人類自由意志和責任相關的學科。事實上,這引起了對於大腦活動進一步的研究。 幸福感的生物相關因素需知 多得歷代科學家與心理學家的辛勞工作,我們現在明白了很多關於身心不健康的神經化學機制,包括恐懼、焦慮、抑鬱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背後的機制。然而,直至最近,心理學對幸福感背後的神經化學機制所知甚少。 一個新領域的發展取決於對「如何」以及「為甚麼」的理解。在正向心理學當中,「如何」包括了積極干預,而「為甚麼」則包括了這些干預有效的原因,以及其背後的生物學準則。Carol Ryff 和她的同事做了一個精彩的研究,探討生物學原理的「為甚麼」。基於這個研究,我們可以對於為何感謝探望有如此強的效果作出一些好猜測。 研究小組招募了一組共135人的年長婦女,並從她們身上抽取各種神經內分泌 (例如去甲腎上腺素、皮質醇和尿脫氫表雄酮-S (DHEA-S) )以及心血管指標(例如體重、腰腎圍比、血壓、膽固醇水平、以及糖化血紅蛋白)的樣本。一系列有關幸福感和身心不健康的心理指標也有被收集。有關幸福感的測量單位包括快樂(正面情緒)和自我實現(自主、成長、正面關係、生命意義)的量表;而有關身心不健康的測量單位包括負面情緒、抑鬱、焦慮、以及憤怒。這些指標和量表之間的相互關係經過仔細的研究。研究結果撮述於下表。 有關幸福感相關因素的簡化演示 以下是數個有關這個研究的重要部分︰ 這是一個相關性研究,其中一個結論可能是身體支配著大腦思想與感覺,但要確立當中的因果關係,則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好消息是,基於腦神經科學的進步,科學家們現在可以對幸福感的生物層面基礎作出研究。例如,Charney 正在研究抗逆力,而Lutz及其同事則研究同情心。 這個研究並未窮盡所有可能的測量單位,而實驗參與者也只限於某一個年齡層的女性。儘管如此,它確實揭露了一些概念與點子給那些有興趣改善自己生活質素以及想了解身心關聯性的學者、從業者以及一般大眾。 那麼,究竟誰是主人? 在這篇文章的開頭,我提出一個認為沒有自由意志的立場,而在文章中段,我提出身體是支配著對於心靈思想的命令的。但在文章末段,我始終堅守一個立場,就是人類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需要對其行為負責任的。原因很簡單︰儘管我們未必擁有驅使一根指頭移動的「自由意志」,證據表明我們是有克制指頭移動的「自由意止」的。也許我們不能壓制那絲想買一對新鞋子、或者想吃一杯冰淇淋、或者想躺在沙發上的念頭與衝動。然而,我們卻可以對這股衝動以及那些對我們身心健康有害的環境說「不!」。 參考書目 自由意志 Haggard, P.

Time of conscious intention to act in relation to onset of cerebral activity (readiness-potential).

Clinical applications of bioinformational therapy: Understanding anxiety and its treatment.

The evolution of the cognitive model of depression and its neurobiological correlates.

Intrusive images in psychological disorders: Characteristics, neural mechanisms, and treatment implications.

Psychobiological mechanisms of resilience and vulnerability: implications for successful adaptation to extreme stress.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and ill-being: Do they have distinct or mirrored biological correlates?

Se encuetra en el municipio de Tlajomulco de Zuñiga este municipio se localiza en la porción media de la región centro del estado, en las coordenadas 20º 28’ de latitud norte y 103º 27’ de longitud oeste, a una altura de 1,575 metros sobre el nivel del mar.

Limita con: Los Municipios de Zapopan y Tlaquepaque al Norte. El Salto, Juanacatlán e Ixtahuacán de los membrillos al Este.

Tala y Acatlán de Juárez al Oes En 1226, en tiempos del rey Tlajomulpilli, el poblado llegó a ser poderosos dominando hasta lo que hoy se conoce como Tala, Acatlán y otros pueblos cercanos. Tlajomulco fue fundado con autorización del señorío De Tonalá, en agradecimiento a Pitláloc, Copaya, Pilili y Totoch por resistir la invasión purépecha.

En la Primera mitad del siglo XVI, siendo cacique Coyotl, tenían como feudatarios a los pueblos de Cuyutlán, Cuescomatitlán, Cajititlán, Atrixtac y Xuchitlán, hasta que en 1530 fueron conquistados por Nuño Beltrán de Guzmán, que llegó a Tlajomulco siendo bien recibido por el cacique Coyotl quien lo ayudó a la conquista de Tonalá.

El cacique fue bautizado en este mismo año, apadrinándolo Nuño Beltrán de Guzmán y lo llamó Pedro de Guzmán.